ylink's Nest

与校运会相关的想法

这几天学校在开运动会,今天是第二天了。下午我还是带了平板过去,想看一些论文内容。但看文章的节奏经常被实在强度过大的噪声、周围人站起来呼号的压力所打断。于是我不由得想到这几个问题:

  • 我这几天这么老老实实去体育场那边受罪是为了啥
  • 为什么周围那么多人喊加油喊得那么起劲、那么听话
  • 运动会的安排,如果学校/院系的确做错了一些事,那么他们是做错了什么

第一个问题:为了学年考核好过点,因为我在秋学期还想看能不能拿一次奖学金,而拿奖学金的条件里对学年考核的结果有一定要求,运动会的出勤记录会影响到学年考核的结果,而代点到的人,还真不好找,因为这是全校性的活动。所以几天都得自己来这,去忍受这嘈杂的环境。

第二个问题:依稀记得王小波的杂文集《我的精神家园》里面有一篇杂文是讲到人和集体的关系问题的。应该是有这个观点,大意是一个人在集体中浸淫的时间长了之后,会不由自主地将整个集体的能力视为己出,自己一顾一盼,仿佛是集体本身在作出那些姿态,从而他虚幻地感受到那些本不属于他的掌控感。但他实际上还是那个他,集体缺了他一个,并不会遭受多大的影响(这里我们限定一下讨论范围,在较大集体中负责可替代性强事务的人)。但这并不算是个多政治正确的观点,所以从那些管理者的嘴里是不会听到这些话的,他们只会不断地鼓励视集体为己出的观点,这本质上还是个屁股坐在哪里的问题。我们既然本来并不是那些管理者,是不是应该尽量少被忽悠,从我们自己屁股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呢?

第三个问题:心理学角度去讨论的话,那其实是个奖励与惩罚的收效问题,这属于社会心理学的内容。计科院对大二是三天全部要求到,然后还有一个小时一点名的操作,生怕人溜掉了。对比一下外院的操作:外院对大二的运动会安排是三天放假,想来的反而可以跟班委去主动登记,能在学年考核里有加分。计科院这边相当于是你做到了没有奖励,做错了啥反而还要给上惩罚;外院的做法就明显更符合人趋利避害的心理,那些出席的人,至少不会有那么多反感、厌烦的情绪,因为是满足自己的需求嘛,而且那些措施更像是对他们出席行为的奖励。

我还想留个不知道怎么归类的问题:人们通过不同的方式去赢得别人的尊重,校运会的运动员们,他们选择通过参加比赛的方式,去赢得班集体、社交圈子对他们的尊重;而我是想花尽量多的时间在专业知识上,通过自己在解决问题中表现出来高于旁人的专业素养,赢得周围人对自己的尊重。这两种方式本来是并行不悖的,但现在的问题是,院办那些官吏们,一定要我通过强制出席的手段,让我去成全那些运动员们赢得他人尊重的过程,但他们的过程对我自己的过程构成了干扰,影响到了我自己的计划。那么如果站在这个视角去审视校运会的出席安排,院办官吏们的做法,是否是符合道义的呢?

5 评论

  1. 说的好,你号没了

    • ylink

      19/05/01 在 20:34

      那麻烦您让我的小破站成为在国内不存在的博客吧,真的求求您啦~
      ( ′ 3`) sigh~

      • 匡光力

        小破站可能不好搞,但是我可以让你成为在安大不存在的学生(雾(手动滑稽

  2. 李学俊

    同学可是计科院的学生?

发表评论

12 − 9 =